时间: 浙江在线·龙泉支站 天气预报 空气质量 龙泉市环境空气质量指数AQI:28;空气质量等级:优;PM2.5日平均浓度为12微克/立方米,优。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搜索
 
 
 
改变文字大小:[  ] [打印] | [关闭]

 

泊在一个村庄上的记忆

  ◎ 莫子易

  我那条记忆的旧木船,常常会来到瓯江上,泊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的上淤村。那时的上淤村,因为有一个水运站的存在而热闹,非同凡响。

  一栋单层的白房子,像旅馆一样常常住满排工。他们栗壳色的皮肤,油光发亮,操着外地口音,说话像吵架一样,尤其喝酒,划拳声,或者叫骂声会在村庄的夜空久久振荡。父亲说,他们是青田人和温州人。

  房子内外墙都刷满了白石灰,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农村,这种做法非常罕见。房子中间一条长廊,两边房门对开,那些充满酒气和野性的叫喊声,从这些房间里闯出来,穿过屋顶和白粉墙,在夜空里越走越远。

  我很少走进这栋白房子,那些粗犷的散发着栗壳色酒气和亮光的身躯令我心生畏惧。

  房子的东头有一间医务室,表面上,看似平心静气,还散发出一股好闻的药水味。一位穿白大褂的女医生,也是平静、和蔼,但我还是心生畏惧,从来不敢走进去。有时从它的窗口外面经过,会偶尔看见一个男人坐在很高的木凳上,把裤子褪下来一点,让那个女医生扎。一根长针就那样猛地一下扎下去,男人不皱一下眉头,女医生也不皱一下,都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
  还有一栋白房子,也是单层,两栋并列朝向路基下宽阔的大溪。这里住着另一群工人,他们是扎排工。扎排工经常泡在齐腰深的水里,用很长的搭钩,调动水面上的木头,把木头编排成“零夹”,组成大排。冬天,他们站在水里,穿上连身雨裤,即使如此,溪里的水也是很冷。

  这栋白房子西头一间屋子,有一台发电机,油渍渍、黑乎乎的。夜幕降临,发电机如期响起,强烈的轰鸣声,使全村每家每户都明亮了起来。尽管这种金属的声音每晚只响四个小时,但对于当年广阔的农村而言,已是一件稀罕之物,这里的村民享受了一份很大的福利。

  那个发电工人住在里头的小间,跟我爸走得比较近。发电机经常会坏,他就把机器的部件拆下来如一地鸡毛,再装上去,晚上,就能听到它喜悦的轰鸣声了。

  我爸在发电机附近那座徐氏老宅做裁缝。除了那个电工,跟我爸走得近的还有两个检尺工,他们的家属住在龙泉县城,自己在乡下,空闲的时候就去大溪上钓鱼,我爸生意清淡的时候,晚上也跟他们去钓鱼。

  水运站站长姓马,据说十五岁就革命了,是山东南下干部。有一段时候,他被水运站里的人揪出来批斗。他在台上戴的那顶又高又尖的纸帽子是我爸糊的,上面有“打倒马某某”几个墨水字。当然,这事不是我爸要做的,是水运站一些人要我爸做的。自然,马站长也不记仇我爸,“靠边站”了闲得无聊,还常到我爸做裁缝的徐氏老屋里坐坐,看我爸裁剪或者缝纫,偶尔说上几句,有一搭没一搭的,直到水运站食堂的钟声响了,他才离去。

  水运站还有其它房子,食堂、办公楼、仓库等等,都近水而建。叫吃饭的铁钟挂在医务室外面的路头,钟摆上垂下来一根绳子,饭菜做好了,炊事员就撩起胸前的围巾,一边擦手,一边往路头走去,站到铁钟下一块大石头上,扯开钟摆下的绳子,“当当当——”地抽几下。铁钟的声音不如铜钟悠扬,但也能传出很远。工人们听到钟声,就从白房子里出来,手上一只搪瓷碗,一个不锈钢汤匙,也“当当当”地一路敲着,往食堂走去。

  食堂一侧有一棵大樟树,四周空旷。樟树外面的溪滩上布满了白色鹅卵石,以及蒺藜丛和九塔花。溪滩以外,大溪流速很快。大樟树有很多大树桠,上面搭一个架子,人爬上面编篾链,长长的篾链像蛇一样蠕动,从树上一点一点地爬下来,在树底下盘成一圈。溪滩上有几个临时烘房,用来烘排钉。烘房常常会起火,结果是里面的排钉全都变成焦炭。

  水运站仓库设在圩头,周围是大片堆场,堆满了原条和原木,像一座一座山丘一样。有一年,大溪发洪水,浑黄,汹涌,辽阔,像一群奔腾的巨兽,上面漂满了从上游冲来的木头。堆场上的木头也被冲走了,加入到这场汹涌的飘流之中。

  那个年代常常会有一些异常的事情发生,譬如说,热闹的水运站突然就冷清了下来,水运站的房子都空出来了,周围的农民也不再在堆场上搬木头,工人们不再收购检尺,水里不再有人扎排、不再有人放运,曾经繁忙而辽阔的大溪显得空空荡荡,有如集镇一样热闹的村庄,也暗淡了下去,空了下去。

  一些事情的退出,便有另一些事情的跟进。大溪上,响起了炸鱼的炮声。这还是有限的伤害,更有另一种伤害:毒鱼,却是灭顶之灾。

  那一年的某个夏夜,村前的大溪突然热闹起来,异常地热闹,发疯了一般地热闹。大溪一片火光,跳跃着、移动着、绵延着的火光,照亮无数的人影在大溪上移动、扑腾、呼喊。稠密而潮湿的黑暗,被火光和呼叫撕碎。

  我的不谙水性的裁缝父亲,无比冲动地脱掉衣服,露出白白胖胖的身体,留一条裤衩,攥一只手电筒和一柄鱼网,也杀进了沸腾的大溪。我被母亲控制住了,不然,也会杀进去。

  我跟着母亲和许多村妇站在徐氏老屋高高的台阶上,看那片燃烧的黑暗。大溪被一群疯狂的人折腾、杀戮,鱼群窜出水面,翻白、扑腾,痛苦地死去,大片大片地死去,尸体布满成条大溪。上到岸上的人们绘声绘色地描述着这场惨绝人寰的毒杀,他们的背篓里装满了死鱼。我父亲也拎回来两条死鱼,用一根竹篾串着,露出像父亲一样又白又胖的肚皮。

  第二天早晨,硝烟已散,大溪依旧笼罩着死亡的气息。岸边漂浮着很多无法离去的死鱼,一些已开始腐烂,发出难闻的臭味。还有很多大鱼小鱼在浅水里痛苦地挣扎、呻吟,渐渐死去。我突然感到害怕,感到大溪也将死亡。

  据说,这是有人在大溪上游倒入了鱼藤精,这是剧毒,但谁也不知道是谁干的。

  水运站的工人都走了,一些人去革命了,一些人回了老家,父亲的生意十分清淡。这一年的冬天,父亲带上我和母亲,以及有限的家当,也离开了水边的上淤村,乘一条竹筏回到县城老屋。

龙泉新闻网官方微信:扫一扫,立即关注!
关注“掌上龙泉”,获取独家新闻。

编辑:张望 来源: 2019-05-01 09:32

原标题: 原稿源:


4.29上垟市场监管所开展五一节前餐饮食品安全检查
 
我市各所学校组织开展关于预防溺水的宣誓、签名、班会等活动
 
打造一个有特色、有韵味的小镇
 

· 聚力建设龙泉汽车空调产业创新服务综合体 奋力推...
· 龙泉青瓷宝剑传承与创新展在陕西历史博物馆开展
· 我市一集体和一个人获全国、全省五一劳动表彰
· 共青团龙泉市第十九次代表大会召开
· 一季度经济实现开门红
· 龙泉青瓷二度亮相“一带一路”国际合作高峰论坛
· 压紧压实责任 落实落细措施 确保安全度汛
· 衢宁铁路龙泉站站前区块房屋拆除顺利推进
· 我与外公外婆的八公分距离
· 谷雨茶叙
· 泊在一个村庄上的记忆
· 高山行
· 青春正当时 “五四”展风采
· 扫黑除恶知识小课堂
· 枪支架起的党群鱼水情
· 柳伟明:创业改变人生
· [浙江日报]践行“丽水之干” 打造美丽乡村龙泉样板
· [丽水日报]世界500强企业与龙泉山村合力“消薄”
· [丽水日报]龙泉开发公益服务岗位实现扶贫助困
· [新华社]至清至拙:龙泉瓷人陈卫武的坚守
· [丽水日报]龙泉“稻耳轮作”让“冬闲田”变身“...
· [丽水日报]龙泉籍中国科大教授摘得国家自然科学奖
· [丽水日报]龙泉:奋力书写高质量发展的龙泉篇章
· [丽水日报]胡武海:“干”字当头,擦亮人民幸福...


中国西藏网 |浙江先锋网 | 舟山网 | 丽水网 | 萧山网 | 长兴新闻网 | 德清新闻网 | 安吉新闻网 | 武义新闻网 | 嵊州新闻网 | 新昌新闻网 | 宁海新闻网 | 临安新闻网 | 义乌新闻网 | 北仑新闻网 | 镇海新闻网 | 浙江招生考试网 | 玉环新闻网 | 缙云新闻网 | 千岛湖新闻网 | 磐安新闻网 | 奉化新闻网 | 路桥新闻网 | 永康新闻网 | 慈溪新闻网 | 余姚新闻网 | 兰溪新闻网 | 鄞州新闻网 | 永嘉新闻网 | 建德新闻网 | 瑞安网 | 台州在线 | 仙居新闻网 | 桐乡新闻网 | 中国青田网 | 洞头新闻网 | 丽水特快 | 中国庆元网 | 南湖新闻网 | 龙湾新闻网 | 浦江新闻网 | 景宁新闻网 | 海盐新闻网 | 遂昌新闻网 | 云和新闻网 | 松阳新闻网 | 开化新闻网 | 江山新闻网 | 廊坊之窗
龙泉政府网| 龙泉政协网 | 剑川廉政网 | 龙泉市直机关党建网 | 龙泉农业网 | 龙泉档案网 | 龙泉工商网 | 绿谷外国语小学 | 龙泉教育网 | 龙泉摄影网 | 龙泉消防网| 龙泉市移民办公室